张家口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八卦 >

完整版《妙手偷香》=【全文】免费在线阅读v

时间:2019-10-08 12:27:41

  龙儿书吧,回复:即可阅读全文

  《妙手偷香》小说主人公:《》精彩试读

       第17章:创造机会

      过了一会儿,低呼声过后,里面也就安静了,灯也关了。

      王二狗心里明白今晚是没办法了。

      没办法,只能从电线杆滑下来,他满脑子装着刘翠莲,脚步深浅不一的往回家走去。

      虽然白天想过成为刘翠莲的男人,但那只是随便想想,这清泉村除了剩半截功能不全的,没谁不想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吧。

      可是现在不一样,刘翠莲心里也想着自己,只是没告诉他,只要他有机会接近刘翠莲,她肯定能成为自己的女人。

      娘娘个腿啊,那个杨老头都说过,有机会要搞,没机会也得创造机会搞。

      现在问题来了……这机会要如何创造呢?杨老头没告诉他,他个浆糊脑袋当时也没问。

      找机会请教下杨老头,明天正好去村外溜达一圈,说不准能打着个兔子,烤兔再加上半斤烧酒,给杨老头送去,保准让那老头连肚子里的蛔虫的数目都交待全乎了。

      一脚踢开自家大门,倒在破板床上,王二狗随手拽来一条黑的跟地一个颜色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,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。

      睡的晕晕乎乎,梦到他翻墙进了刘翠莲的后院,进屋就看见她裸露着身体,一脸媚态的躺在床上看自己,很快他们水乳交融,那根粗长的棒棒一滋溜就钻进了湿润处……

      “二狗!”

      王二狗正嗨皮,就不知道哪冒出个人叫他,还在马上要攻陷的时候,小肚子里升腾一股无名之火。

      真他娘的舒服,可为啥是个梦呢?

      睁开眼睛,离他脑袋十几公分的上方,有个虎头虎脑的家伙正在看他。

      王二狗“啊……”一声大叫起来,拳头也跟着砸了去。

      “我去!”那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向后一闪,否则就要被打到铃铛眼上了。

      可惜躲过了眼睛,却有砸中下巴,谁叫王二狗拳头大呢?顿时一顿鬼叫声响起。

      王二狗若无其事的从床上爬起来,发现自己的内内里面粘稠一片,只能脱了下来,从柜子里翻出一条干净的穿上。

      “你搞什么呀,我叫你半天,你听不见啊!”虎头虎脑,膀大腰圆的人睁眼看着王二狗忙活完了,才上前问道。

      “揍死你都属于你活该,你就没个记性,不是告诉你我睡觉的时候不能这么看我,奶奶个熊的,黄粱美梦都被你吵飞了,一睁开眼一个猪腰子脸摆那,我还以为哪来的二愣子要非礼我呢。”王二狗边说边快速地把被子扯好了。

      “去你娘个腿的,我能那啥你,那也太恶心了,我又不是个婆娘!”那家伙生气地说。

      “怎么不可能,就你石头跟个鞋拔子似的,哪家姑娘眼睛瞎了能看上你,谁知道你会不会想不开呢,我去你个奶奶熊的,我可不想被你搞!”

      王二狗又从碗柜里掏弄个邦邦硬的馒头,掰开来扔嘴里一块,他还吃的挺来劲,其实硬的像砖头了都!

      “滚蛋吧,娟子都和我那啥好几次了,比你强,还在梦里解决,这是梦见刘小柔了吗?这裤衩湿成这样,哎呦我的妈呀,你亲着人家了吗?”

      石头讪笑道,“这玩的还赶不上我呢。”

      石头是王二狗的发小,本名姓石,小名儿石头。同龄的男孩儿嫌弃王二狗是个野娃子,不愿意跟他玩,而石头憨厚,长长被别人欺负,这俩人就这样凑一块了。

      “你那是吹牛吧,娟子那能和你那啥?”王二狗怀疑地问,娟子跟刘小柔特别好,虽然没刘小柔那样的姿色,可也谈不上丑。

      “怪了事了,娟子也没跟母猪似的,能瞧的上你?”

      “怎么就是吹牛了?俺家娟子告诉我,不让我告诉别人,咱们这不是兄弟嘛,你才对你说的。那小妮子真是带劲啊,搞起来各种爽。”

      石头两只眼睛都发亮,似乎回味无穷,还吞咽几下唾沫,然后忽然明白王二狗是拿话挤兑他,伸手一推。“你才跟母猪那啥呢,滚蛋!”

      王二狗挨了一下,却不以为意,大笑起来:“哈哈,长得哪怕有一点模样的母猪都瞧不上你,这可是实话!”

      “拉到吧,别在那吃不着的东西就是馊的,俺家娟子说我结实,那啥的时候特别爽,你跟个瘦猴似的,她还看不上!”石头说着摆弄几下王二狗的西安失神癫痫病偏方身板。

      “我了个去!她还不如找头牛,那更壮!”王二狗不屑地说道。

      石头忽然坏笑道:“你还真别说,你到底把刘小柔拿下没有?”

      “娟子让你问的吧?”一提这事,王二狗就郁闷。

      “是啊,是她让问的,只不过她不让我跟你说是她想知道。”石头讪笑着:“而且我也特么想知道了,你们那啥没?”

      “老子如此玉树临风能看得上她?帅爆苍穹的人,能缺女人么?”王二狗本来只是想提高自己的底气,但他一下子想到昨晚窗户外听到的声音。

      对啊,不用在刘小柔那一棵树上吊死,王二狗在心里琢磨着,现在有了刘翠莲,刘小柔能比的上她?现在把刘翠莲搞到手才是当务之急。

      想到这,他忽然转思一想,去弄只烤兔向杨老头讨教两招,于是问石头道:“大早上的,你找我啥事?”

      石头只是憨厚,并不傻,也知道王二狗心里不太痛快,也不再问到刘小柔了,说:“这咱们要不要去撵个兔儿?”

      “哈哈,这跟我想的一样,走起!”王二狗笑呵呵的说道,这现成的帮手送跟前来了。

      ……

      最近几年清泉村的男人一大部分都去城里打工了,所以山里跑下来的吃庄稼的兔子也逐年增多。王二狗和石头的运气很好,半天功夫就抓了五只,最大的四斤多重。

      王二狗只给了石头两只,自己提着剩下的去小卖店。

      “吴倩婶,你看我带了啥东西来了?”王二狗举起兔子。

      “这么大一只!”吴倩看了一下,又左顾右盼地把王二狗拉到一个角落,小声地说:“罗虎家的烂事还得闹上个把枝江市,这两晚上你先别过来,等你张蕊婶不过来的时候,我会叫你的!”

      “我不是那啥来的。”王二狗笑着说:“我就来送你只兔子,就是炖了吃也很香,再给我来半斤小烧!”

      吴倩听了接过兔子,又给王二狗弄好酒,顺手抓了点花生米递给王二狗。

      “吴倩婶子这是看上二狗啦?买酒还送菜,又不收钱。”两人回头一看,有名的长舌妇马梅正在门口看着呢。

  第18章:急个啥

   “别瞎嚼舌,二狗的兔子我帮他卖着,都给他记好了,差不了账!”吴倩紧忙说道。

      “你急啥呀,我又没说你和他怎么样了。”马梅笑的十分得意。

      王二狗也对马梅没啥好印象,年轻轻的,天天就知道叨咕东家长西家短也没个正事儿,拿着东西就要走。

      “二狗,你着急个啥,我怎么一来,你就走啊?”马梅以为他心虚,于是开玩笑地说道。

      王二狗看了看那张惹人厌的脸说:“我怕我走得慢了,你再看上我,可我又瞧不上你,那多伤你感情!”

      “你……你个瘪犊子再给我说一遍!”马梅总以为自己是朵花,听了这话十分恼怒,然后转头又笑了起来:“就你个瓜娃子,蛋都是软的吧,你瞧得上还能把我咋地?用不用老娘我给你加根筷子?”

      “去你个王八羔子!谁在这胡扯?用不用老子把你干的下不来床?”王二狗一听就火了,哪有男人能听别人说自己蛋软呢?

      “我用得着告诉你谁说的么?”马梅自以为抓了王二狗痛处,脸上越发得意洋洋,“我告诉你,我就不信你能把我干的下不来床,你要是真有这能耐,我烧香供你都成,明明是个蛋软还不敢承认的怂货!”

      这马梅吧,村里人都熟络她,长舌妇,你休想从她嘴里占着一点儿便宜。

      这见王二狗被她说中了,但还是不承认,马梅心里不得劲了。

      “你这长舌婆!好啊,来,脱裤子。老子今天不把你干趴下,老子从此不姓王,跟你姓,咋滴?敢不敢?”

      王二狗平时在村里头,也算是个老实的,没怎么样跟别人红过脸,可较起劲来,也不是个好欺负的,今儿马梅明显是打错了如意算盘。

      这不,王二狗明显是跟她杠上了,伸手就要去解她的裤子。

      马梅哪能就这样解裤子啊,她的裤子今儿要是解了,以后的脸往哪儿搁啊?

      她脸一白,赶紧躲了去。

      “你……手放干净点。”她压根没想到自己今天会碰到个厉害的。

      她左右为难,脱嘛,不可能,不脱,那不得打自己的嘴巴?当着众人的面,这左不是右也不是啊!

      马梅看着又有人要来逛这店,脸色煞白。那人买了东西,觉得奇怪得很,但也没说啥,从吴倩手里拿过东西就走了,不过走的时候却是奇怪得看了他们几眼。

      “咋?不敢?还是咋滴?今儿我二狗,就要跟大伙儿讨个说法,你嫌人少怎滴?那行,咱去人多的地方,让大伙儿看着,人多作证。”王二狗一把拽着马梅的手,就要往前面拖。

      马梅劲儿也不是小的,慌慌张张间一用力挣脱了王二狗的手。

      王二狗却是个不依不挠的,仍然想去抓她。

      “好了,你这孩子还真跟嫂子杠上了啊?”马梅是怕了,连连赔笑,打着马哈。

      “我怎滴跟你较劲?你不说你跟我较劲?你这嘴巴天天说,我以后怎么滴娶老婆?”王二狗粗着脖子瞪着她。

      “就你这样儿,纵使是硬铁,也是讨不………”马梅又来了进,嘴巴又要巴拉巴拉不停,可话没说完,见王二狗那吃人的样子,就不敢了。

      王二狗却是把她的话给听出来了,眼睛似乎要喷火:“你………”

      “哎呀,好了好了。”吴倩见状,赶紧把他拉开来,推一边去,“去去去,别欺负马梅嫂子北京那个医院癫痫病好。”    把王二狗推开了后,吴倩一把拉过马梅,熙熙攘攘间到了墙角:“马梅你这嘴巴就不能闭着呀?你就不怕二狗真把你那啥了?男人一旦较起真来,可有你苦头受的啊?难道你本来就打算给他那啥?你要不是本来就觊觎他那玩意儿,你现在这样别人说你是傻的。你没见二狗的样子,你敢脱裤子,他可能真敢这么整,到时候你还怎滴做人?”

      吴倩说的是实话,也不是私心作祟。虽然她很喜欢王二狗那粗大的玩意儿,也很享受,但是她这一番话儿却是真的为马梅好。

      她再如何,终究是个婆娘,要是和王二狗杠上的话,推炕头上,真不知道会不会被往死里整去,毕竟男人最是讨厌婆娘这么说他。

      这么一想,回想昨晚那粗大的玩意儿,想到那玩意要给马梅这样的女人,她还真的有点不高兴。

      平时巧舌如簧的马梅,这会却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:“我才不是,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哎,反正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    “你说不是就不是呀,旁人听着会怎么滴想你?二狗儿是个男人,男女啥时候有个公平的,先不说二狗那玩意是不是经用,就算是真如你说的,是个不举的,你既然脱了裤子,村里头的婆娘,不得把你说死了去?别人说说当饭后凉茶,是没怎么滴,但是话传到了你男人那,你能好过?”

      吴倩板着脸教训着这长舌妇,荆门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自己却是想到了二狗那玩意儿,那里不禁有点想了,好一会才回过味儿来。

      马梅的男人是大松,也是个外出的,一年到头不在家。大松虽然不怎么跟人脸红,但只要是个男人,就算是个软蛋,要是知道自己加婆娘被人当众干了,那也得炸毛。

      马梅光想着那场景,就有点儿怕,虽然不说,心里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